一辆车号为豫H55859的三轴斯特尔大货车开来

 新闻中心     |      2020-11-26 13:24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地磅干扰器交易已形成一条“黑产链条”。检索互联网,记者看到有大量网站公开售卖地磅干扰器、地磅遥控器等设备,有卖家向记者表示“可以改变显示屏上的数字,能增加能减少”。

  从今年3月15日开始,我省高速公路开始对载货汽车进行计重收费。收费站设置电子地磅,车辆经过就能显示重量和收费金额。然而在郑焦高速公路武陟段小徐岗收费站,计重收费的地磅竟然变了味……

  12月19日下午,记者前往武陟县,途经郑焦高速武陟段小徐岗收费站时,发现该收费站堵车严重。大小车辆堵了将近1公里,小型车辆还能勉强缓慢通过,大货车却排起了长队。

  记者徒步来到收费站出口,看到很多大货车司机围在计重收费的地磅边,等待过磅。下午3时40分,一辆车号为豫H55859的三轴斯特尔大货车开来,在收费窗口,一名身穿鸭绒袄的青年男子向司机示意过磅。

  “走,走,好,停”,当大货车轮胎刚一半压住地磅,蹲在轮胎旁的另一个青年男子就示意司机停下。

  20秒后,男青年向司机再次发出“走,走,好,停”的指令,整个过磅过程5分钟左右。

  “20吨,太少了,重新过一次。”过磅结束后,守候在收费窗口的穿鸭绒袄青年男子就会向司机打出多少吨位的手势,又让“再过一次”。“26吨,还有点儿少,再过一次吧。”随后,这辆三轴斯特尔大货车又倒了回来,重新过磅。记者在现场看到,这辆斯特尔大货车反复过了5次之多。

  旁边一位货车司机说,这辆斯特尔至少载重50吨,反复过磅,就是找一个“合理的吨位数,不能太少”。

  据一名货车司机介绍,在这里指挥车辆反复过磅的都是“牛人”,不是货主和司机,而是专门在收费站“做生意”的“神秘带车人”。

  他们长期守候在收费站旁,等待着生意上门,很多司机和他们已成为熟人,具体价格都是“和气”商议,他们靠私人关系,利用地磅气压的误差,只让半个轮胎压在地磅上,地磅计重器自动作出该车轮已经通过的反应,再用同样的方法让下一个轮胎通过,整个车辆通过后能减轻近40%的货物重量,省下大量的过路费。

  难道收费人员不知道其中的猫儿腻吗?记者观察的40分钟内,没一辆货车通过,都在反复过磅。摆在收费窗口的计重显示器从头到尾都没有亮过。每次过磅计重后,趴在窗口的带车人直接询问收费人员具体的重量,显得十分默契。

  计重收费体现了“多用路者多交费”的原则,对超限车辆加大了收费处罚力度。而武陟小徐岗收费站的工作人员纵容带车人反复过磅,减少大货车的通行费用,不知道其中的好处去了哪里?【关闭窗口】024小时热文